人民日報海外版今天(11月28日)用半個版的篇幅進行了討論:誰說漢族不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廣場舞的風靡改變了這一印象。文章稱,廣場舞受追捧,關鍵在於滿足了大量城鄉民眾的精神需求。正如湖北荊州的廣場舞紅人“艷兒”所說:“跳舞,真的很開心。讓我們的每一天都很精彩!開心快樂就好!”(11月28日澎湃新聞網)
  人民日報是黨報,也是我國政治體系話語內級別最高的平面媒體。人民日報的一些文章的觀點、動向、評論會被很多人解讀為黨和政府對某些社會現象或者觀點的支持或反對,所以,當人民日報海外版以半個版面的篇幅對廣場舞進行正面積極的報道的時候,媒體自然而然的就解讀成了人民日報對廣場舞的態度是“力挺”的。
  我們當然可以把這種通篇全是報道廣場舞多麼正能量的傾向理解為人民日報“力挺”廣場舞,但是人民日報的這種力挺態度是否就一定代表政府部門對其也是“力挺”呢?未必!如果說政府部門真的想要力挺廣場舞這一健身娛樂的群眾文體活動,就不能光給廣場舞唱贊歌,而是要看到廣場舞在普及過程中存在的諸多問題,最突出的當然是噪音擾民的問題,其次是場地限制的問題,再其次是水平參差不齊、組織比較無序的問題等等。
  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的這篇採訪中,湖北荊州的廣場舞紅人“艷兒”說“跳舞,真的很開心。讓我們的每一天都很精彩!開心快樂就好!”,這句話是一句大實話,但是還是缺少一個前提——開心快樂就好的前提是,不要把開心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只有解決好廣場舞的噪音擾民問題,廣場舞才有在更大範圍內普及和有序發展的可能,如果廣場舞老是以“門派林立”、音響遍地、人多勢眾的面目出現,可能廣場舞的污名化現象還會進一步發展,因此當務之急是政府部門首先盤活手頭的空閑場館、場地,尤其是一些公共健身的體育場館,以及比賽過後的大型賽事場館,讓這些平時大部分時間閑置的資源充分利用,讓廣場舞能夠有一個隔音、有序的集中場地,這樣才能真正把廣場舞的擾民和廣場舞的健身娛樂功能真正區分開來。
  如果僅僅是單方面的強調廣場舞如何的簡單易學、如何讓人身心放鬆,如何讓農村婦女趕時髦,其實這些都是廣場舞本身“與生俱來”的草根特點,不用再贅述,真正應該討論的是,如何解決廣場舞在普及過程中對一些不喜歡運動和跳舞的人群造成的休息困擾,因為這兩個群體之間因為廣場舞的噪音擾民問題已經產生了諸多不和諧的矛盾糾紛甚至是“放狗潑糞”等極端做法的衝突。
  所以作為黨報,也應該在輿論導向上強調“解決問題”,而非一味的贊美現象,其實廣場舞的好處路人皆知,沒有必要用那麼大的篇幅再去贅述,如果不是因為擾民,僅僅是因為健身功用,廣場舞也不會這麼出名,所以,我們需要深刻瞭解廣場舞之所以成為社會現象的背後真實原因,而且這個原因一點都不難瞭解,只需要找幾個廣場周圍的住戶聊聊天就行。
  當然,黨報關註力挺廣場舞也是一件好事情,畢竟這種簡單易學的舞蹈形式有利於社會和諧,也能讓人健身,但是當前我們首要應該討論的問題是,廣場舞的發展空間到底是哪裡,該怎麼處理擾民和健身的關係,搞清楚這兩個問題,再怎麼力挺,都不為過。(聞新)  (原標題:廣場舞可以力挺 但請給它一個不擾民的空間)
創作者介紹

bubbles

fi23fiug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